清平乐·苏州(一)——先说个只在台词中出现的苏州人
文章所属:新闻资讯/新闻动态    阅读:98     添加时间:2020/5/15 9:08:18     文字控制

《清平乐》热播早已过半

一时为大宋皇朝圈粉无数

小编追剧之余,一直在思考

这个热度应该怎么蹭

人人都爱大宋

我们苏州人更爱大宋

      在宋代,苏州的经济蒸蒸日上、社会风气由好武转向爱文。直至元明清,苏州终于成为雄踞江左、首屈一指的大都会。从某种程度上讲,苏州的文脉是从有宋一朝开始生长并枝繁叶茂的。看看我们的《平江图》,其城市建设之工整、其配套设施之完善,完全是按照陪都的标准来设计的。这次小编就给大家讲(chuī)讲(chuī)苏州在宋时特别是围绕我六哥(仁宗)一朝的人儿和事儿。

那就先讲讲只在《清平乐》台词中

出现过的人——丁谓

说到这里,大家肯定要问

这个“丁谓”是啥宁?

苏州宁?

对哒!

老丁是滴滴呱呱的苏州宁!

      而且咱们地方志评价他:“机敏有智谋,文字累数千百言,经览辄诵。善谈笑为诗,至图画博弈音律无不洞晓。当建乡郡节钺以至宰相,国朝吴人至相位者始于谓!”(意思就是说这个人非常聪明,可以过目不忘。文采也好,画画也好,下棋也好,还精通音律。是宋代苏州人中第一个当宰相的!)

      对!他当过宰相!宰相!《清平乐》中,在朝堂上经常可以看见两位宰相辅佐宋仁宗,一位是吕夷简,一位是王曾。其实,宋仁宗继位之初,还有一位宰相曾短暂地位列庙堂之上,他就是丁谓。

      丁谓(966—1037),字谓之,后改字公言,从小便是多才多艺的天才式人物。史载丁少时与朋友一起拜谒当时的长洲县令王禹偁。王禹偁在看了丁谓写的文章后大惊,以为“自唐韩愈、柳宗元后,二百年始有此作。”


王禹偁

      王禹偁[chēng],字元之,北宋诗人、散文家,有名的直臣,世称“王黄州”。北宋太平兴国八年进士,历任右拾遗、左司谏、知制诰、翰林学士。

      入仕后,丁谓官运亨通,从基层一路做到宰相,甚至在宋仁宗继位初期,一度在刘太后眼皮底下把持朝政。来,看一下丁谓的履历。感受一下什么叫平步青云。


      淳化三年(992)进士甲科(有苏州府学的《吴郡登科题名录》为证)——蘷州路转运使——三司盐铁副使——大中祥符五年(1012)参知政事(副宰相)——九年(1016)请外为平江军节度使知升州——天禧初(1017)复参政改枢密使代寇准拜中书门下平章事(即宰相)、晋国公——仁宗即位进司徒侍中,为山陵使、授太子少保,分司西京。

25年,从基层公务员

到后来成功驱逐名相寇准,并取而代之

爬上权力的巅峰

真的蛮结棍的

成语“一举三得”的典故出处

      沈括的《梦溪笔谈》记载:“祥符中,禁火。时丁晋公主营复宫室,患取土远,公乃令凿通衢取土,不日皆成巨堑。乃决汴水入堑中,引诸道竹木排筏及船运杂材,尽自堑中入至宫门。事毕,却以斥弃瓦砾灰壤实于堑中,复为街衢。一举而三役济,计省费以亿万计。”

      丁谓很巧妙地解决了玉清昭应宫复建工程的三个难题:一是盖皇宫要很多泥土,可是京城中空地很少,取土要到郊外去挖,路很远,得花很多的劳力;二是修建皇宫还需要大批建筑材料,都需要从外地运来,而汴河在郊外,离皇宫很远,从码头运到皇宫还得找很多人搬运;三是工程上原有很多碎砖破瓦等垃圾清运出京城,同样很费事。

      经过周密思考,丁谓制订出科学施工方案:首先从施工现场向外挖了若干条大深沟,把挖出来的土作为施工需要的新土备用,以解决新土问题。第二步,从城外把汴水引入所挖的大沟中,利用木排及船只运送木材石料,解决了木材石料的运输问题。最后,等到材料运输任务完成之后,再把沟中的水排掉,把工地上的垃圾填入沟内,使沟重新变为平地。一举三得,不仅节约了时间和经费,而且使工地秩序井然,使城内的交通和生活秩序不受施工太大的影响。工程原先估计用15年时间建成,而丁谓征集动用数万工匠,严令日夜不得停歇,结果只用了7年时间便建成,深得皇帝赞赏。

      在宋辽战争上,丁谓不动兵刃、就能智退敌人、安抚边民;升州(南京),成功地治理了水灾,还发展多种经济,改善民生。

      丁谓还是一位经济专家,对粮赋税收混乱的局面,制定相应政策以施,并且还组织编写很多财政专著,成为研究宋代经济的重要文献。他主编的《景德会计录》,甚至是中国第一部以“会计”冠名的会计学专著。

      丁谓之才是大才,是实用之才

格么,问题来哉

说到宋代苏州

范仲淹、苏舜钦的名气响当当

丁谓看上去这么结棍的人

为啥名气好像不太响?

因为……因为……

他是上了《佞臣传》的人

“溜须拍马”的原型之一

      据《宋史》记载,天禧三年(1019),寇准再度出山,担任宰相。也就在与寇准拜相的同一天,丁谓也第二次出任副宰相。一次二人共同进餐,寇准的胡须上不小心沾上了一些饭粒汤水,丁谓见了,忙起身上前替寇准把胡须弄干净。从辈份上说,寇准是丁谓的老师和引荐人,从工作关系上说,丁谓是寇准的下属和同事,这样的举动也合情合理。但是,寇准却硬邦邦地说:“参政,国之大臣,乃为长官拂须耶?”这也是成语“溜须拍马”中“溜须”的出处。不管丁谓是出于尊重还是献媚,寇准略显刻薄的话语让丁谓很是下不来台,从此对寇准怀恨在心。

(▲寇准)

皇帝面前“曲意逢迎”

      长期以来,丁谓的大boss是宋仁宗的爹——宋真宗。丁谓和正直进谏的臣子相比,显得没什么节操,喜欢逢迎皇帝的喜好。

(▲宋真宗 赵恒)

      一次,宋仁宗他爹即宋真宗和妃子一起赏花钓鱼,钓了半天一条鱼也没上钩,很没面子,心里不高兴。丁谓笑盈盈地饮了一首诗:“莺惊凤辇穿花去,鱼畏龙颜上钓迟。”意思就是说:鱼儿是害怕您这真龙天子才不敢上钩的。如果说这样说是因为丁谓情商高,那么下面的举动,就让人不齿了。

      宋朝皇帝都相信谶纬之学,丁谓的boss宋真宗也是如此。于是丁谓自称是汉朝的神仙丁令威之后,动不动神神鬼鬼给皇帝来一招。一会儿是天降奇书啦,一会儿是晚上蜡烛灯芯爆啦,都可以向宋真宗说成是上天发出的旨意。除了给真宗皇帝送白鹿,他家里养了不少带着天书下凡仙鹤,以至于他有了个外号,叫“鹤相”。(宋 魏泰 《东轩笔录》卷二:“丁晋公为玉清昭应宫使,每遇醮祭,即奏有仙鹤盘舞於殿庑之上……又以其令威之裔,而好言仙鹤,故但呼为‘鹤相’,犹李逢吉 呼牛僧孺为‘丑座’也。”)

      脱脱《宋史》有评论说:“旧史自太祖而嘉禾、瑞麦、甘露、醴泉、芝草之属,不绝于书,意者诸福毕至,在治世为宜。祥符、宣和之代,人君方务以符瑞文饰一时,而丁谓、蔡京之奸,相与傅会而为欺,其应果安在哉?”

陷害忠良

      寇准是我国宋代的一位著名宰相。寇准也是丁谓的引荐人,但是后来寇准鄙薄丁谓的为人,在朝堂上和私下里都不给好脸色。除了上文所述的“溜须”事件,有一次寇准与同僚在一山亭游宴,有一群乌鸦飞鸣而过,寇准戏对僚属们说:“今天恰巧丁参政不在,若让他看见的话,他一定会说是一群玄鹤啦。”众人闻听哈哈大笑。这就是讽刺丁谓的“鹤相”之名。此话后传至丁谓耳朵,他对寇准更是怀恨在心。在宋真宗病重时,寇准曾上言:“丁谓为人奸佞,不可辅佐少主。请择方正大臣以为羽翼。”最后丁谓与刘皇后结盟,借周怀政政变的机会,把寇准拉下了水。

      据《宋史  寇准传》记载,寇被贬,真宗卧病不知,问左右的人为什么多日没见寇准,左右臣僚都不敢回答实情。寇准离开京城那天,大臣们由于害怕丁谓,都不敢去送行,只有王曙以“朋友之义”为寇准饯行。天圣元年 (1023)九月,寇准克死雷州(今湛江)竹榻之上,妻子宋氏奏乞归葬故里,仁宗准奏。但因所拨费用有限,灵柩运至中途,钱已用完,只得寄埋洛阳巩县。


      明道二年(1033),仁宗为寇准昭雪,恢复寇准太子太傅、莱国公之职,赠中书令,谥号“忠愍”。寇准得以归葬下邽。

结局

      丁谓虽有大才,可是德行很差,以致于误入歧途,自己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乾兴元年(1022),受“雷允恭擅移皇陵案”牵连,被罢相贬为崖州司户参军,后迁移雷州、道州、光州。明道年间获赦,景祐四年(1037,大文豪苏轼在这年出生)卒于光州,终年72岁。

      苏州碑刻博物馆相关碑刻记载


▲《普门禅寺记碑》

      这块碑高112厘米,宽54厘米。1974年夏天在濂溪坊苏州电池厂夹弄内发现,因长期埋在地下,碑面受损,碑文左面部分字迹漫漶不可辨,所以具体的书写年代和作者都无从得知。根据现有碑文只能推断,此碑应刻于明成化十五年(1479)以后,也就是明中后叶。

      碑文共计四百三十多个字,楷书,秀丽潇洒,记载了在北宋景德元年(1004)日本国寂照高僧来宋游历在丁谓的建议下来苏州游览,卓锡于普门寺的这段历史。翻看《宋史》却有记载:“景德元年,其国僧寂照等八人来朝。寂照不晓华言,而识文字缮写甚妙,凡问答并以笔札,诏号‘圆通大师’,赐紫方袍。”

      北宋朱长文编著的《吴郡图经续记》更有详细的记载:“普门禅院在报恩寺旁,景德中日本僧寂照,号圆通大师来贡京师,上召赐紫衣束帛。寂照愿游天台山,诏令县道续食。丁晋公时为三司使,为言姑苏山水奇秀,寂照愿留吴门,遂居此院。”文中“丁晋公”便是丁谓。

      丁谓前后共在相位七年。乾兴元年,封为晋国公。显赫一时,贵震天下。丁谓憸狡过人,做事“多希合上旨”,因而被“天下目为奸邪”。故丁谓与范仲淹虽同为宋代苏州地区所出的知名人物,但碍于其恶名,文献史志多隐而不表。寂照来华后,至汴京谒真宗,次游天台山,访四明传教沙门知礼,奉师源信命,请问天台教疑问二十七条。其后依丁谓劝,应邀来苏,大爱吴门山水,久住普门寺,曾赋诗寄于丁谓曰:“提携三五载,日用不曾离。晚井斟残月,春炉释夜澌。鄱银难免化,采石易成亏。此器坚还实,寄君应可知。”丁谓还将自己的月俸分给寂照,可见他们俩友谊之深厚。寂照留苏多年,竟渐通苏州当地方言,特见精律至通,内外学三吴道俗。景祐元年,寂照于杭州清凉山麓迁化,其间曾诣五台山。除了丁谓,寂照与当时的大知识分子杨亿、王洙均有书信往来。史载“寂照习王右军书,颇得其笔法。章草特妙,中土能书者,亦鲜及,纸墨尤精。”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关闭窗口  |   打印本页   |   收藏此页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