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在文庙撸过的猫
文章所属:新闻资讯/新闻动态    阅读:26     添加时间:2020/3/23 15:28:20     文字控制

      对于很多古建筑来讲,猫咪是一种神奇的存在。这几年故宫的御猫走红网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有近千年历史的苏州文庙,猫咪也是如此,在石阶上、窗台上、斗拱上、房檐上,不经意间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不管你在或不在,它都在那里,神出鬼没。也许你一抬头,就能看到一只喵星人悠闲地蹲着、躺着。

      作为庙猫的资深粉丝,以下小编就给大家分享一下十年来在苏州文庙的撸猫经验。

      “老祖宗”(2003年左右出生)

      这只猫妈妈是后来所有小猫的“老祖宗”,几乎所有小猫都是她生的。猫妈妈是一只玳瑁猫,很凶很凶,眼神透着一股逼人的气势,和它对视,一般都会被它的气势所震慑。

      橘猫三兄妹(2010年出生)

       这三只是猫妈妈生的,估计猫爸是橘猫,所以三只全是橘猫,一点没遗传猫妈。

      这三只小东西最后只有一个长大成猫,就是“歪尾巴”。“歪尾巴”是天生的残疾,尾巴是骨折的,遮不住蛋蛋。可这是最亲人的一只喵星人。喜欢对着你喵喵叫、蹭你的脚,享受人类的抚摸。与其说它是只猫,其实它更像个人类的小娃娃。

▲ 歪尾巴销魂的睡姿

      月牙儿(2011年出生)

      月牙儿也是猫妈的孩子,因为脖子上有一圈儿白毛,形似月牙儿,所以叫她“月牙儿”。“月牙儿”比起橘猫,要谨慎小心得多,不轻易让人靠近,但是也喜欢蹲在窗口问你要吃的。

      小黄和小黑(2012年出生)

      小黄和小黑也是猫妈生的,窝做在戟门的办公室里。后来我们嫌猫妈妈墨迹,直接把它们收养了,做起了奶爸奶妈。

      其中一只小奶牛猫咪是搞卫生的阿姨在广场上捡的,然后就拿来一起养了。

      长大后的样子:

      最经典的:

      秋天的苏州文庙,黄黄的银杏叶、黑黑的小黑,小jiojio按在人像上。来,顺便欣赏一下苏州文庙秋季景色。

      小太子(2013年)

      小太子是文庙里很少见的狸猫,因着“狸猫换太子”历史典故,所以叫它小太子。小太子很漂亮,人见人爱,老猫一直把它带在身边,后来被物业大叔收养了。

      小可怜A和B(2014年)

       小可怜A和B的麻麻还是猫妈。两只小猫在1月最冷的天气被发现在一辆长期不骑的自行车车篓子里。这两只小咪天生孱弱,估计早已去了喵星。

(这只小咪和猫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冬酿(2016年生)

      冬酿是在冬至那天自己跑到文庙来的,苏州民俗冬至那天要喝“冬酿酒”,所以给这只小咪取名叫“冬酿”。

      花花(2017年出生)

       这只喵被生在赵男神(赵孟頫)的儿子赵雍手书的《义田记》的碑座榫头里,从小耳濡目染,因此生得格外娟秀,也是文庙的萌宠之一。

      小树洞(2019年生)

      这两只小咪的是月牙儿在春天生的,一直躲在文庙福杏的树洞里,后来在七星池里淹死了,早早地回了喵星。

 

      这些猫咪就是小编来文庙这些年撸过的,因为苏州文庙自古是风水宝地,所以猫咪一直都没断过。从某些角度讲,这些猫更像是文庙的主人。它们白天分布在文庙各个角落,好吃懒做,等人投喂。一到晚上,精神抖擞,四面巡视。所以苏州文庙极少有老鼠。我们爱文庙,也爱这些文庙的小生灵。

文末福利:大师撸猫图

关闭窗口  |   打印本页   |   收藏此页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