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与APP

苏州碑刻博物馆
苏州文庙管理所

微信“扫一扫”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当前位置:首页 > 单位概况 > 学术研究

七彩夏日 快乐至上——苏州碑刻博物馆暑期未成年人教育系列活动纪实

 暑期到了,为了让未成年人在博物馆放松心情,快乐学习, 苏州碑刻博物馆在未成年人教育活动的策划过程中,紧紧抓住“快乐”这一关键词,形成了一系列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教育活动,深受未成年人们喜爱。 寻找快乐启动键 找到快乐的理由 苏州碑刻博物馆馆藏碑刻1100余方,其中包括国家一级文物——“四大宋碑”;馆址设在由北宋名臣范仲淹创建的苏州文庙府学内,环境优美、古意盎然。如何将这些传统文化传承给青少年,如何将这些看似枯燥的石碑变得有趣,为青少年们所喜爱?这是苏州碑刻博物馆一直思考的问题。 苏州碑刻博物馆在设计活动方案的时候,充分了解青少年们背景知识和兴趣取向,寻找到青少年们的兴趣点,找准“快乐启动键”,牢牢抓住他们的注意力,策划适合青少年的系列活动,继而才获得他们的认同与喜爱。 在“今天,我是唐伯虎的校友”活动中,找到的“快乐启动键”是“唐伯虎”。作为中国文化艺术史上重要人物,唐伯虎的知名度非常高,加之民间以及大众媒体的传播,青少年们对“唐伯虎”有一定的认知。于是,围绕“唐伯虎”这一“快乐启动键”,充分整合了文庙府学的资源和相关碑刻资源,形成了一条以唐伯虎的名义贯穿的鲜明主线。苏州文庙府学作为唐伯虎曾经的读书的地方,留存大量唐伯虎碑刻拓片作品。就在苏州文庙府学内,让学生们做一回唐伯虎的校友,上一堂了解唐伯虎的课吧!再配合文庙府学的参观、唐伯虎作品的讲解、唐伯虎《落花诗》碑刻作品的传拓。特色鲜明,动静结合。活动一经推出,立即得到青少年们的极大反响,报名人数远远超过预期。 开启快乐模式 引导深度参与 相对成人,孩子们的注意力和兴奋点多维而分散,他们对感兴趣的事物如痴如醉,对不感兴趣的事情可能完全置之不理。 让孩子们感兴趣并持续感兴趣因此变得至关重要。在设计教育活动方案时注意“开启快乐模式”,引导青少年们的深度参与。在“七彩夏日——文庙府学之行”活动中,针对未成年人的特点设计了动静相宜的参观路线和活泼有趣的讲解词,在讲解的过程中注重实物的呈现和场景的再现,并不时穿插一些好玩有趣的小故事、小游戏,同学们一边走、一遍看、一边听、一边说、一边笑,情不自禁地参与到讲解过程中。此外,在这一活动中,还特别加入“拓碑体验”版块。孩子们在“碑刻技艺展示中心”老师的指导下,自己动手完成属于自己的“碑拓作品”。 新奇的体验、自己动手的乐趣、完成作品后的成就感让孩子们兴奋不已。 带着爸妈 组成快乐联盟 父母是孩子们最坚强的后盾,也是博物馆社会教育活动最给力的支持者和最忠实的盟友。 在暑期系列教育活动中,积极提倡“带着爸妈来碑博”。在“今天,我是唐伯虎的校友”活动中,要求“一个孩子必须带一个家长”。期望这不仅仅是博物馆方面的一次社会教育活动,也是一次快乐的亲子活动。在这一过程中,父母和孩子结成“快乐联盟”,互相协作,一起感受、创造快乐,一起了解、学习相关知识。在父母身边,孩子们往往能够更加自如地应付突发事件,保持愉快的情绪。事实证明,这不仅让整个教育活动过程中更加顺畅快乐,也大大加强了教育效果。在“今天,我是唐伯虎的校友”活动结束后,多位家长积极咨询其他相关教育活动信息,并一再表示下次还要和孩子一起来。 增加快乐调料 为快乐添动力 “快乐调料”指的是教育活动中设计的一些细微的、好玩有趣的元素,这些元素使整个教育活动更加活泼生动,趣味盎然。在“今天,我是唐伯虎的校友”活动中,特意安排了“穿汉服听课”、“课前行礼”的环节。同学们穿上从未穿过的汉服,行古人的“拱手礼”,觉得非常新奇有趣。在“七彩夏日——文庙府学之行”活动中,我们特别设计了形式活泼、色彩艳丽的活动logo小粘贴,既是明确的标识,又为整个活动增添了趣味。此外,博物馆为每位参加活动的同学准备了小礼物,包括传统文化书籍、光盘和文化创意产品卡通版“四大宋碑”书签等。收到小礼物的喜悦让整个活动更加快乐顺畅。 在“家在苏州 e路成长”未成年人社会实践活动中,博物馆设计了未成年人版导览图、要求学生通过自主游览完成的“任务卡”和活动特制章。这些专为学生们设计的辅助材料形式活泼、造型可爱,深受同学们的欢迎。为教育活动的顺利进行增添了“快乐动力”。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博物馆作为公共文化服务机构,有责任为未成年人提供有趣味有营养的社会教育活动。让教育活动快乐起来,让孩子们自觉参与进来是避免社会教育活动流于形式的关键。苏州碑刻博物馆在暑期社会教育系列活动中围绕“快乐”做文章,得到了未成年人们的积极响应,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中国文物报 2014年8月5日7版)

5月17日    

推动碑刻技艺可持续发展 记苏州碑刻博物馆 “百世一系——苏派碑刻名家作品展”

苏州碑刻技艺历史悠久,以精巧细致、格式独特、内容丰富而独树一帜,其门类齐全,题材广泛,形成了苏州独有的行业碑刻文化。苏州碑刻技艺的传承主要以传统的师傅带徒弟形式传授,由于缺乏史料记载,至今可查实也仅有周梅谷、钱荣初等少数碑刻技艺传人了。2007年,为更好地保护这项濒临绝迹的传统手艺,“苏州碑刻技艺”被列为江苏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今年国庆期间,“百世一系——苏派碑刻名家作品展”在江西省宜春市博物馆展出,共展出近现代苏州碑刻名家的碑刻拓片作品100 件,吸引了近万名当地观众前往参观。这些展品中有清末刻制的陆润庠御碑、重修寒山寺记碑等体现重要历史事件的碑刻拓片,也有建国后刻制的马克思像碑、列宁像碑以及毛泽东诗词碑等反映鲜明时代特征的碑刻拓片。值得一提的是,为配合展览进行的拓碑体验社会教育活动,吸引了不少青少年观众参与动手制作拓片这一古老的技艺。 “百世一系——苏派碑刻名家作品展”是苏州碑刻博物馆在2014 年原创策划的一个以苏州碑刻技艺为中心,集文物展示、非遗宣传、拓碑体验为一体的专题性展览。该展览于2014 年国际博物馆日在苏州碑刻博物馆进行首展,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更是通过配合特有的拓碑技艺互动式体验,让观众了解什么是刻碑,什么是拓碑,进一步提高展览的趣味性和关注度,对于传统碑刻技艺的展示起到了良好的宣传作用。今年5 月,“百世一系”展赴江苏大丰博物馆展出,开启了巡展序幕,展览期间吸引了近万人次观众参观,参与碑刻体验人数近百人。今年暑假期间,“百世一系”展又在南通博物苑展出近两个月,期间吸引了3.5 万人次参观,举办22 场配套的碑拓体验活动,参与的学生人数近300 人。此次在宜春市博物馆交流展出,是“百世一系”展在江西省巡展的第一站,接下来还计划在江西新余、抚州、萍乡等地进行巡回展出,展览将向更多的观众传达碑刻文化作为中国独有的文化载体的博大精深,使碑刻技艺真正“活”起来。 策划背景 苏州碑刻博物馆作为碑刻技艺的保护基地,收藏有不少近现代碑刻名家的碑刻作品及拓片,此外博物馆时忠德先生亦为“苏州碑刻技艺”江苏省代表性传承人。人称“江南碑刻第一刀”的时忠德师从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苏州唯一的碑刻大师钱荣初,而钱荣初是周梅谷先生的高足,周梅谷的恩师则是晚清著名艺术家吴昌硕。他们四人的碑刻作品是苏州碑刻技艺最突出的代表,其制作技艺有石材精致,刻刀锋利,刻工博学,讲究精巧雅致、要求碑刻制作与原作惟妙惟肖四大特点,在中国碑帖刻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苏州碑刻博物馆以此为重点,将馆藏的四位先生的碑刻作品拓片进行整理、分类并系统研究,推出了原创展览“百世一系——苏派碑刻名家作品展”,全方位展示一脉相承的碑刻技艺名家,他们的碑刻作品承载着苏州历史和文化的大量信息,也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和展示“苏州碑刻技艺”这样一项继续保护和传承的古老技艺。 创新展示碑刻技艺 展览期望通过对近现代苏州碑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代表作品的展示,是博物馆保护、传承和弘扬苏州碑刻技艺的一次创新手段;以这些作品为载体,普及广大市民对传统文化技艺的认识。 展品确保“全而精” 此次展览所展出的展品共为100 件(组),全部为碑刻拓片。这些作品均为苏州碑刻技艺的代表性作品,涵盖几位碑刻大师民国至现代100 多年来的代表作品;在形式则涵盖书法碑刻、图像碑刻、图画碑刻。 作品具备“典型性” 在几位碑刻名家的大量代表作品中选择不同题材、不同艺术形式的“典型性”作品,保证展览的内容丰富并蕴含足够文化信息。在展品中,有清末刻制的陆润庠御碑、重修寒山寺记碑等体现重要历史事件的碑刻拓片,也有建国后刻制的马克思像碑、列宁像碑以及毛泽东诗词碑等反映鲜明时代特征的碑刻拓片。 作品具备“欣赏性” 入选此次展览的作品无论是书法作品还是图像作品,均需为具有欣赏性的上乘之作;在形式上,以镜框、卷轴等形式装裱;另外,每一展品均配有相关的小说明牌介绍,无论从内容形式上,还是从书法艺术角度来说,都能给大家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能够使观众产生对苏州碑刻技艺的在艺术欣赏上的共鸣,期望无论是业内人士还普通市民均能够通过展览感受古代中国特别是苏州地方的文化底蕴并能够对苏州碑刻技艺有所认识和领悟。 社会教育活动具有“独创性” 为增添展览互动性,苏州碑刻博物馆紧紧抓住拓碑技艺体验这一独创性的社会教育活动,特地复刻了17 块岳飞书《后出师表》碑。在整个展览期间可以进行观众拓碑体验活动,通过这种互动式的展览教育体验活动,拉近观众尤其是青少年群体与展品之间的距离,丰富了展陈方式与手段,吸引了更多市民游客走进博物馆,使整个展览取得了更好的社会反响,为观众奉上了一道精美的传统文化餐。 通过这样的互动、体验,向更多的观众传达碑刻文化的气息、韵味、风骨、精神,需要的是锲而不舍、代代流传,吸引更多的有志之士参与到这项古老技艺的传承与保护中来,这样才能使展览和碑刻技艺体现出具有历史传承意义上的艺术涵藏与再现! 重点展品 《天文图碑》拓片 南宋《天文图》碑被列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图文的形式集中反映了我国宋代天文学知识,刻有1443 颗星星,点画精细。20 世纪90 年代初,时忠德先生受国家文物局委托,为台湾台中市自然科学博物馆复刻宋《天文图》碑,复制了《天文图》原碑的风采,从而一举成名,被誉为“江南碑刻第一刀”。该作品承载着相当大的信息量,所展示的中国古代天文学知识具有极高的科学研究价值和历史研究价值。 《枫桥夜泊》系列书法碑拓片 唐张继《枫桥夜泊》诗脍炙人口,后人曾多次书写《枫桥夜泊》碑,此次展览搜集了钱荣初、时忠德两位先生分别复刻的从宋代到当代共6 个版本的《枫桥夜泊》碑,包括宋代“王珪书《枫桥夜泊》碑”、明代“文征明书《枫桥夜泊》碑”、清代“俞樾书《枫桥夜泊》碑”、当代“瓦翁书《枫桥夜泊》碑”“刘海粟书《枫桥夜泊》碑”等。相同的内容通过不同时代的不同书法家的演绎,呈现出各具特色的书法风格及形式美。每一幅作品都力求忠实体现原作的风采,以石为纸,以刻刀为墨,将古往今来诸位大师的作品重新创作于石板之上,供后来人观赏、品鉴、研究。   (中国文物报 2015年11月10日)

11月10日